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无双魔域中回不去的灿漫

在无双魔域游戏中,熟悉又陌生,时光模糊了记忆,溢在脸上的笑容,包含了多少岁月沧桑,回不去的灿漫,尘封在内心的百感交集,魔域sf忘不了的情意,如缕缕霞光时时温暖在心底。

那是一个炎热的季节。太阳就像失了控,从早上刚一出来,就灼烧着大地。街面两旁的树叶也失去了往日的生机,耷拉着脑袋。街面上,热风卷着热浪一阵阵扑来,行人很少,偶见出来办事的,也是行色匆匆,一会儿就消失在大街上。街两旁做生意的人家敞着大门,门前杵着一个个的冰箱,却看不见一个人影。往日热闹的街面冷清了许多。从西往东,驶来了一辆电动三轮车,骑车的是艳子,坐在后面车厢里的人是秋生。

大街的西边是镇人民医院。他们就是从那儿刚出来的。只见秋生的胳膊上打着石膏,缠着纱布。原来秋生在外喝酒,骑车回家的路上摔了一跤,结果胳膊摔坏了,有些轻微骨折。好几天了,每天艳子骑着电动车,到医院给秋生挂吊水,挂完之后再返回家。

为了秋生的胳膊能好得快一些,艳子每天变着花样给秋生做好吃的,熬骨头汤、排骨汤、炖牛肉。。。。。。由于秋生伤的是右胳膊,自己不能拿筷子吃饭,艳子还得亲自喂他吃,真是体贴入微。艳子的妈妈看见艳子这样伺候秋生,心里非常生气,责怪艳子对秋生太好了:“秋生不就是摔了一跤吗?至于你这样端吃端喝吗?他打你的那会,你忘了?!”

艳子理解妈妈的心情,也知道妈妈是心疼自己,可秋生毕竟是小强的爸爸啊,她能怎么办。于是安慰妈妈,说:“妈,我知道秋生有些事情做得不对,他打我,我也恼他,我也知道您二老生他的气,可他毕竟是小强的爸爸,咱为了孩子,也得伺候他啊。再说,不就这几天吗?”

艳子的妈妈心里也矛盾,对艳子是既心疼又生气,听艳子这么一说,白了艳子一眼,说:“这是几天的事吗?常言说,伤筋动骨一百天,他那石膏,没有一个月就甭想拿下来,你这样伺候他,够你受的,别到时候你再累病喽。”

话虽如此说,艳子妈也不忍心让闺女一人忙活,时不时的也帮艳子一把。转眼一个多月了,胳膊上的石膏卸掉了,纱布也不缠了,秋生自己能照顾自己了。可艳子这一个月来,忙家里忙地里,没吃好也没睡好,艳子这样伺候秋生,秋生看在眼里,也觉着有些对不起艳子,心生愧意,再三跟艳子保证,绝不再干出打艳子这样的混账事。

可醉酒后的秋生,像喝了迷魂药,啥也不记得了,打起艳子来,还是不知轻重,艳子身上经常青一块紫一块的,本来有望和好的夫妻关系却进一步恶化了。

秋生养好胳膊以后,常常以此为借口,说自己干不了重活,再也不愿意下地干活了,整天无所事事、游手好闲,艳子心灰意冷,再也不愿意理会秋生,唉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

李老汉夫妇俩年纪也大了,干不了重活,家里地里的活都落在了艳子一个人身上,艳子实在是辛苦极了。农忙的时候,艳子一个人忙活不过来,妹妹英子一家就过来帮忙,总算没落人后头。

2011年冬天,艳子的一个好姐妹娟子从外地打工回来,找到艳子,和艳子商量,想一起办个小型服装厂。艳子一听,动心了。几天后,她和娟子一起去了一趟义乌,在义乌的几个服装厂考察了半个月,决定回家办服装厂。自此,艳子全身心的把精力投入到了服装厂上。办服装厂可不比开饭馆,要申请执照,要盖厂房,要购买机器,要招收工人,更需要大量的资金。这样一来,别说秋生了,就是小强也没时间照顾了。小强已经八年级了,明年就要升高中。为了不耽误小强的学习,艳子决定让他住校。又嘱咐妹妹英子经常回家看看父母。这样,艳子没有了后顾之忧,决定大干一场,把服装厂办起来。

后记:春去夏来,生命中美好的春光也已匆匆走过,人生迎来了美丽的五月天。静静感受着五月初夏的风,让生命如荷花一样静待绽放。在无双魔域游戏中,轻轻淋着五月的雨让细雨洗涤着尘埃,在雨中静悟着生命的宁静和安然,感悟着岁月的厚重和生命流逝的意义。生命仿佛如汩汩冒出的清泉流入小溪,汇入大河终将一路搏击着奔向岁月的大海,在浩瀚的大海中淹没了自己的踪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