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“炫”时代

前言:在新开魔域游戏中,假如这种感动不够真实,那么停留在心头的凝望为什么如此幸福?假如这种感动不够强烈,那么彼此的共同守望为什么如此执着?假如这种感动不够真挚,那么彼此的眼里为什么泪花闪闪?到现在我明白了,感动源于自己的经历,就是澄净了自己情感的空间。有这样一位时刻关心自己空间的妹妹,使我的空间的情感才如此的真实。

病社会,造就病态的心理。

有人调侃,中国社会进入“拼爹”时代,而把这个时代推向极致的就是那句“我爸是李刚”。

拼爹实则是炫,中国进入了不折不扣的“炫”时代。

稍作留意,便会发现,“炫”时代经历了一系列变迁,在这个持续的过程,都和数字“二”有关,从“包二奶”到“富二代”,再到“官二代”。而在当今的社会中,“二”字是有另一层含义的。

“包二奶”是在炫性。长期性压抑的解禁,突然间就窜到另一个极端“过度”。解决了温饱问题,有了钱啦,便开始了思淫欲,“包二奶”则是一个最原始、最肤浅的表征。是否有本质的内涵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形式是必须要有的,如同太监娶妻一样。炫性是动物的本能,而最早富起来的那些人,对手中的财富的认识程度,则决定了他们不可能有长远的眼光。性要的是冲动,当冲动过后则是更大的空虚,因此性往往又与毒、赌连接在一起,引发更多的社会问题。

“富二代”现象的频出,实则是在炫富。古之君子如抱美玉而深藏不市,后之人则以石为玉而又炫之也。拥有财富不是坏事情,但炫富就是一种肤浅和缺乏修养的表现。改革开发以来,中国出现了许多有钱人,但这些人是“富”而不“贵”,中国没有贵族阶层,以现行的机制,也不可能产生贵族阶层。贵族的养成有两个关键的内涵:一是当国家和民族处在危难之时,贵族会挺身而出,为维护国家尊严和利益而牺牲自己的一切;二是当国家处在和平时期,贵族更多的是做慈善事业。中国的富人有“爱”但不“博”,他们把财富给了自己的子女,他本人与子女过的是穷奢极侈的生活,因此,财富在其家族很难延续下去。

“官二代”现象的横空出世,实则是在炫耀权力。实践让人们意识到,在中国,性功能强,拥有财富,不是最牛的,只有拥有了权力,才是牛人,有了权便有性和钱。资源永远是稀缺的。当我们不想公平和有效率地分配资源时,便把资源给了权力。这进一步导致了社会的畸形发展,人们千方百计地获取权力,因为有了权力就可以拥有一切,便可以为所欲为。因此,惹出是非,就会底气十足地抬出老爹,老爹也确实不让儿子失望。为了权力可以什么都不要啦,良心啊,尊严啊……,为了权力故,所有皆可抛。他们所要做的只是要自己变得彻底无耻:权力至高无上,无耻者无畏。

社会是个大舞台,台上的闹剧何时休?

后记:在新开魔域游戏中,凋零的花儿,在风中继续挣扎;而还有的花儿,正在展现芳华。而那些细雨,却带着一层层迷雾,布满了前方的路,斜曳着,丝丝缕缕地飘着,来到了身边,在天空下不断蜿蜒。这是情?还是风?还是梦?还是朦胧?